猫糖

沉迷FF14和欧美圈 / 个人账号随便刷 / 偶尔也有非FF14非欧美圈相关

【Newtmas】Happiness

我不行,我不依。我要强行HE。

首先声明我没看小说,此文Just建立在电影的基础上【x文里提到的具体时间都只是根据电影推算出来的。

CP是Thomas/Newt,斜杠有意义。Minho对Newt的感情是友情以上恋人未满超越亲人的尴尬程度。

无分级。就是一个4000多字的流水账。

━・━・━・━・━・━・━・━・━・━・━・━・━・━・━・━・━・━・━

那是Thomas醒来的第二天。

Minho看到他站在海边,手里把玩着一个装着蓝色液体的小瓶子。他知道有些事是时候告诉他了。

 

“嘿,Thomas!”于是他在Thomas进屋之前拦住了他。“那是……你的血清吗?”

 

Thomas顺着他的目光看向自己手中的物件。

Minho看不出他眼中有一丝的波澜,就好像,一个经历了能把自己碾碎的挫折的人,再痛也还是要活着,但灵魂已经死了。他明白这种感觉,他曾经和Thomas感受着同样的痛苦。

“抱歉我知道,那是Teresa的……的遗物……”

“啊,没什么,都过去了。”他抬起头直视着Minho的眼睛,琥珀色的眼眸映出对方身后蔚蓝的大海。“没错,确实是我的血清,怎么了?”

“你知道的,你的血清可以治愈狂客。”

“那又怎么样?这血清仅此一支,而世界上有那么多的狂客。再说我最想救的那个人已经死了,就死在我面前。”

就算早已预料到Thomas会这么说,Minho还是觉得心痛到说不出一个字。就像一块大石堵在胸口,肺里的空气变得稀薄,呼吸也成为一件困难的事。Minho很想告诉他这世界上不是只有他一个人因为Newt的事感到痛苦。当他听到Teresa的广播时就知道自己的血清无法拯救Newt,最近最快的这玩意却不是救命的稻草。那种绝望那种悲伤,Thomas体会不到。

但是此刻有更重要的事要说。

“听着Thomas,也许你不会相信,但是……”他顿了顿,仔细观察了下Thomas的神情确认他确实在听之后才长长呼出一口气,仿佛要将心底的秘密全盘托出,严肃到Thomas都忍不住好奇他究竟想说什么。

“我要告诉你Newt并没有死。”

 

什么?

 

Thomas觉得一定是海浪的声音太大了导致他没有听清Minho的话。

那不可能,那么近的距离,他亲眼,看着Newt倒下,刀就插在他的胸口。插在那个,他无比熟悉的地方。他无数次感受过对方心跳的地方。那个时候他看到赶来的Brenda不可置信的眼神,那个女孩似乎以为是自己杀了Newt。怎么可能,他想要夺走Newt的刀,他没有把刀的指向扭向Newt。

“你不也亲眼看到我用长枪贯穿了Gally的胸口?”

Thomas觉得自己突然失去了全部言语的能力,甚至连大脑都停止思考。是的,没错,他也曾亲眼目睹Minho在Gally的胸口开了个洞。但是如今——

他猛地看到海边正在和Sonya聊天的Gally,而对方似乎也刚好看向他这边。


这不可能……

……怎么不可能?


“Thomas,”Minho的声音把他拉回了现实,让他的大脑可以重新工作,“那天晚上我也绝望极了,我就看着Newt倒在地上,他嘴里涌出黑色的血,就像其他狂客一样。但是Gally却拉着我要把他抬起来带上飞艇。”

Minho说得小心翼翼,他敏锐地发现Thomas眼中似乎恢复了一点光彩。那是所谓的希望吗?

“我起初以为他只是不想Newt死在那种地方,内心还不禁感叹原来他是这么温柔的人吗。直到他在路上和我讲了他是如何活过来的。”

Thomas怔怔地看着他,好像Minho在讲他听不懂的语言,又好像Minho在讲那令人向往的天方夜谭。

“现在,有了这支血清,也许Newt也能像Gally那样醒过来也说不定。”

今天的太阳真是太炙热了——Thomas想,晒得他都出现了幻觉。他感觉自己回到了第一天进入林间空地的时候,他被Gally从笼子里揪出来,意识清醒后看到的第一个人就是Newt。他真好看,就是有点太瘦了,不过抱在怀里刚刚好。他又想起在干将营地的时候,就是Minho被带走之后的那个清晨,他想要只身去救Minho。而Newt是第一个因为担心自己回不来而想要说服自己不要去的人。可又在自己表示出决心后眼神坚定地看着自己。

——他担心我,但如果是我一定要做的事就算是地狱也会陪我一起去。

原来Newt从来都没有离开过我。

 

“…Thomas?”

“他在哪里?”

 

Minho带他来到了一间隐蔽的小屋。这里和其他人的住处隔了有一段距离。人们显然还在忌惮躺在这屋子里的狂客。

Thomas在Minho推开门后的第一眼就看到了床上那个人。他比之前更加削瘦了。

几分钟前他还幻想了无数个Newt现在的样子,是毫无生气还是已经开始腐烂了。但是都没有。如果忽视掉他脸上黑色的血管,他就像睡着了一样。只是脸色有些苍白。阳光透过窗子洒在他的脸上,Thomas不知道Newt是否因此感到温暖了一些。

“我们已经给他处理了伤口,所以你不必太在意那一刀。”

Minho也直直地看着躺在床上的Newt。除了头发有些长了,他还像四年前①他们第一次见面时一样可爱。他一直把Newt当做弟弟,体型瘦瘦的还比他晚到迷宫两个月②。不过现在他觉得他对Newt也许还有一些其他的感情。

也许和Thomas对Newt的感情是一样的。但谁知道呢。

Thomas坐上床边的木椅。当他触碰到Newt时就像触电了一样立即把手收了回来。他不敢相信这个他日夜思念的人此时就安静地躺在他面前。过了好一会他才再次缓缓地伸出手,他抚过Newt纤细的手腕,抚过他几乎看不到起伏的胸口,抚过他布满黑色血管的脖颈,最终抚上他的脸。

“他现在状况很稳定,我觉得是时候给他注射血清了。”

Thomas没有回应,只是痴痴地看着Newt。

“我觉得你会是为他注射的最佳人选。”

而不是我,不是你以外的任何人。

Minho说这话的时候忍不住闭上了眼睛,低垂下头颅,声音轻的就好像害怕惊醒熟睡的人。

——能救他的那个人从来都不是我。

“谢谢,但我想他需要的不止是我一个人。”

Minho诧异地抬起头,对上Thomas的双眼。他在那双眼睛里看到了很多,有悲伤、痛苦,也有希望与信任。

 

Thomas和Minho一起注视着蓝色的液体缓缓注入这具瘦弱的身躯,他们都不知道结果怎样。

……也许什么都不会发生。

“回去吧,我想他只是太累了,一时还无法醒来,别想太多。”

最终还是Minho先打破了这份沉默。

他知道Thomas在担心什么,Newt感染太久了,就连发病的症状都比Gally比Winston比Brenda要严重很多。他们甚至观察不到黑色血管褪下去的迹象。就连提出注射血清的他自己也无法保证Newt还会醒过来。

“我想守在他身边。”我想他可以醒来第一眼就看到我。

Minho叹了口气,无奈地妥协了。“那好吧,你也刚刚醒来,别太勉强,我就在屋外。”

他看到床头放着的野花有些许枯萎了,是时候去采点新的。

 

而事情也如Thomas期望的一样,Newt在睁开眼后第一个看到的除了粗糙的木质屋顶就是趴在床边的Thomas的那头栗色的卷曲短发。

——我死了吗?

虽然阳光只是透过窗户稀疏的洒进来,但Newt还是觉得太刺眼了。他皱着眉看了Thomas很久。直到他看到Thomas手中握着的那个项链,他亲手扯下来交给Thomas的那个项链。他对他吼“拿着!我让你拿着这个!”

——我没死吗……

——那么我现在还是狂客吗?

“Tommy……”

他听到自己的声音,沙哑而微弱。甚至连自己都听不清。

“……Newt?”

Thomas觉得自己好像又做了那个梦。他抱着Newt,如果不是周围充斥着火光与尖叫还有爆炸和枪声,这一定是他有过的最温暖的拥抱。他抓着Newt的手,快要哭出来了。他没想到Newt在最后一刻将刀指向了自己的心脏。他看到Newt动了动沾满黑色血液的唇。

“Tommy……?”

他渐渐看清了眼前的人。没有火,没有尖叫,没有刀,没有鲜血。

“你在哭吗?”

他看到Newt在笑。很微弱的,无力地笑了。

“我还是第一次看见你哭。”

如果Newt看到Thomas第一次读那封信的时候一定不会这么说了。虽然不是嚎啕大哭,但那也正是因为太痛了所以没有办法大声喊叫的哭泣。就好像,那把刀插在Thomas自己的胸口。

Newt抬起手,虽然还是有些颤抖,但是却无比温柔地摸上了Thomas的头顶。Newt说不好那是什么手感,Thomas的头发并没有自己的软,有时候还乱蓬蓬的像是鸡窝,但是摸起来令人感到安心。

“你已经读过我的信了吗?抱歉有些话……亲口说出来还是很难为情。”

Thomas觉得自己就像是失去了对身体的控制,他从没有哭得这么汹涌过。那似乎不是泪水,是洪水,连带着对Newt的感情,从心脏里从泪腺里源源不断地涌出。他说不出话,或者说他有太多想对Newt说,不知从哪里开口。

他想说对不起他早该发现他已经被感染了。

他想说对不起他应该回去帮助实验部制作血清这样他就不会变成狂客了。

他想说对不起他没能把刀拿走。

他想说对不起他爱他,不只是友情也不只是一起出生入死的兄弟。

他要说的太多了,哪怕说一天一夜也说不完。所以他只是扑上去紧紧地抱住了Newt。

“嘿、嘿,Tommy,放松,放松……哦该死你压到我的伤口了!”

“抱歉……抱歉,我只是……”我只是太开心了,这不是梦。Newt没有死,也不再是狂客。

Thomas像是要再次确认眼前的一切不是什么创伤后遗症的幻觉一般紧紧地盯着Newt。又好像在看他脸上有没有什么他没见过的伤口。

就在Newt要因为这样自上而下的注视而感到不好意思的时候对方却轻轻地吻了下来。

Newt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没有推开Thomas。他把这归结于自己刚刚醒来所以没有力气推开一个比自己壮得多的男孩。

他觉得Thomas就像在亲吻一个易碎的工艺品,稍一用力就会碎掉一般。他感到对方轻柔地舔舐着自己的牙齿,纠缠着自己的舌头,甚至舔过自己的上颚。他不知道Thomas吻了他多久,也许是一分钟?又或者是十分钟?也可能是很久很久。久到他以为他们会这样再也不会分离。

他想起他第一次和Thomas接吻,那是在林间空地的某个夜晚。那个时候他们都以为彼此在开玩笑,男孩子们总是喜欢用自己的身体去捉弄对方。

那么现在又是什么,是生离死别之后重逢的喜悦吗?Newt自己也不能确定。

是的他爱着Thomas,一直都是。他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Thomas在他眼里就不再是一个菜鸟,而是渐渐成为了,大家的英雄。又或者只是他自己的英雄。就像黑暗中一道明亮的光,而自己是迷路的羔羊。在迷宫里他不是行者,但他也一直想要逃出迷宫,直到Thomas的出现才让他觉得也许这不只是梦想,是即将到来的未来。在焦土Thomas也是领导者,带着他们所有人一次又一次逃离狂客。Newt不否认自己已经无法想象没有Thomas的未来。他信任他,依赖他,爱他。

在这个吻结束之后Thomas又注视了Newt很久,他用额头轻轻抵着对方的。他们感受着彼此的呼吸,倾听着窗外的虫鸣。

“那个……欢迎回家。”

是的,有你在的地方就是我的家。

 

这之后的几天Thomas一直寸步不离地守着Newt,给他讲这些天发生的事。Newt总是皱着眉,似乎在思考什么,但有时候也会大笑,Thomas总是能逗他笑。他们似乎回到了Thomas初到林间空地的那个夜晚,只不过互换了一下角色。

大概一周后Newt终于可以下床走动,虽然伤口还是会痛,但是有Thomas在身边就连疼痛也是甜蜜的。

于是Thomas就半抱半搀扶地带着他在海边散步,有时候Minho也会加入他们。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没有迷宫,没有狂客,世界也没有因为耀斑病毒而毁灭。但又好像发生了很多,他们认识了彼此,成为了彼此最重要的伙伴。

甚至是厮守终生的伴侣。

直到这一刻Thomas才觉得一切是真的结束了。

 


You said I deserve to be happy.③

But without you,I can’t be happy anymore.

 


━・━・━・━・━・━・━・━・━・━・━・━・━・━・━・━・━・━・━

①——为什么是四年?

——因为1里Newt说Minho作为行者寻找迷宫的出口已经三年了,虽然2和3的剧情紧跟1之后,但我觉得算上时间的推移应该距离Newt和Minho初见已经差不多4年了【。

②——为什么是两个月?

——因为他们的编号是迷宫编号+进入顺序。2中提到Minho的编号是A4,之后虽然没有镜头但是有声音说是A6,然后之后的镜头是扫描Sonya是C3,而Newt在Minho和Sonya中间,我猜A6是Newt的编号。所以是Newt比Minho晚进迷宫两个月。

③——“You deserve to be happy.”你值得拥有幸福。出自原作Newt的信,是我除了“我害怕的是遗忘”之外印象最深的一句话【。

——“But without you,I can’t be happy anymore.”——但是没有你,我不会感到幸福。我自己写的【x

 

━・━・━・━・━・━・━・━・━・━・━・━・━・━・━・━・━・━・━

果然想写出更透彻的他们之间的感情以表达我心中的悲伤我还是需要读一读小说【x

感觉还是无法很好地表达出我想说的,失去言语的能力【x】


评论(13)

热度(164)

  1. valocasia猫糖 转载了此文字
    这是我目前看到的……最符合我设想的复活方式。(不好意思地说我昨天还在脑补这个_(:з」∠)_ 没错我...